【附息指数】相关内容

  • 票面利率,收益率,到期收益率的异同何在

    匿名用户18329评分

    票面利率(Coupon)是指【什么是】发行者预计一年内向投资者支付的利息占票面金额的比率。通俗的说就是投资者将在持有的期间领到利息。利息可能是每年、每半年或每一季派发。
    举例说,投资者持有面值1万元的,票面利率是4.75%,而利息是在每年6月1日和12月1日派发,那么他在这两天将各领到237.50元的利息。如果属无票制的,利息将像股息【什么是股息】般存入投资者的银行户头。
    票面利率不同于实际利率。
    收益率是指投资的回报率,一般以年度百分比表达,根据当时市场价格、面值、息票利率以及距离到期日时间计算。
    所谓到期收益,是指将持有到偿还期所获得的收益,包括到期的全部利息。到期收益率又称最终收益率,是投资购买国债的内部收益率,即可以使投资购买国债获得的未来流量的现值等于当前市价的贴现率。
    它相当于投资者按照当前市场价格购买并且一直持有到满期时可以获得的年平均收益率。

  • CPI、RPI、WPI之间有什么关联?

    匿名用户8619评分

    看看下面的这篇文章对你的问题有没有帮助,希望对你有用
    所谓指数化(index-linked bond),即是指本金和利息随某一经济指标变化而变化的。这里所说的经济指标(或者说指数化所钉住的目标变量)通常是某种物价指数,具体包括消费物价指数(CPI)、零售物价指数(RPI)、批发物价指数(WPI)或GDP平减指数(GDP-I)等,因此指数化又被称物价指数(price-index-linked bond)(1)。
    指数化本质上是经济指数化思想在公债管理领域中的具体体现。从实践中看,自从有了通货膨胀,人们就开始想方设法使支付免受价格变化的影响,经济指数化(特别是工资指数化)则是长久以来备受关注的措施之一。指数化将价值与物价指数相挂勾,消除或弱化了通货膨胀对实际价值的侵蚀,对公债管理目标的实现具有积极的意义。
    一、指数化的历史发展及现状
    指数化最早可以追溯到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的美国南部邦联于1863年发行了世界上第一批指数化——棉花(the cotton bond),这种是20年期的抽奖附息(每半年付息一次),发行方以1镑棉花6分钱的价格将面值折算成棉花实物,然后根据当地棉花价格的变动调整每期应偿付的本息额(Emilio Barone andRainer S.Masera,1997)。棉花是当时美国最重要的经济战略物资,棉花对于当时的南方各州不亚于石油对于当今的0PEC国家,它与经济周期存在着密切的正相关关系。棉花价格上涨,意味着一般物价水平也会提高,同时经济形势也会向好,此时可利用增加的税收弥补棉花增加的利息;反之亦然。这在当时缺乏系统价格统计的条件下不失为巧妙的解决办法。
    尽管美国南部邦联在战争中最终失败了,但指数化作为债务管理政策的重要创新却保留下来。在二战时期各国经济高通货膨胀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国家进行了发行指数化的尝试(见表1),但鉴于理论与实践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见后文),指数化(debt indexation)的进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总的看来,战后世界各国共掀起了三次债务指数化的浪潮。
    第一次公债指数化的浪潮发生在20世纪60至70年代。当时巴西、阿根廷、以色列和芬兰等发展中高债国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率低至以色列的13%,高至巴西的80%。为确保债务的可持续性,这些国家在采取严厉措施紧缩经济的同时,发行了大量的指数化。尽管随后物价逐渐趋于稳定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债务成本,但从宏观经济角度看指数化也暴露出不少问题,尤其是人们指责指数化减弱了公众反通货膨胀的决心,对经济稳定目标具有消极的作用(Lorenzo Pecchi and GustavoPiga,1997)。总之,战后指数化的初次尝试以失败而告终。
    第二次公债指数化的浪潮发生在80年代初期。尽管当时西方各国经济“滞胀”余孽未消,许多国家仍存在着高达两位数的通胀率,但各国都决心在未来一个时期内稳定物价。与之相匹配,通过发行指数化来减轻债务负担的做法也提上了日程。英国是最先付诸实践的工业化国家之一,它于1981年3月开始发行指数化,并且连年扩大发行规模。除外,澳大利亚(1985~1988)、新西兰(1980)和意大利(1983)等国虽也开始纷纷效仿,但发行数量都很少。尽管如此,这一时期被认为是各国成功运用指数化的开始,它为后来指数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三次公债指数化的浪潮发生在90年代。这时不仅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再一次启动了债务的指数化进程,而且更多的工业化国家加入到发行指数化的行列里来。在前些年的基础上,英国进一步加大了指数化的发行力度,到2000年2月份英国指数化占未偿公债余额的比重已高达22.8%,从而成为目前指数化规模最大并且运用最为成功的国家。值得注意的是,在格林斯潘、米尔顿.弗理德曼等人的极力主张下,美国在经过长期犹豫之后也于1997年1月开始发行指数化——通货膨胀保护(TIPS),这对其它国家起到了很强的示范作用。这一时期的公债指数化大多得到了各国中央银行的支持,在发行指数化的同时央行均制定了与之相匹配的通货膨胀目标,从而有力地促进了公债管理政策目标的实现(Lorenzo Pecchi and Gustavo Piga,1997)。
    发展到目前,以英国为代表的许多工业化国家指数化规模不断放大、品种不断增多,管理制度也渐趋完备。可以说,指数化在西方国家已基本站稳了脚跟。表2显示了1998年部分工业化国家指数化的基本特征。
    1.指数化与债务风险最小化
    指数化采用钉住浮动的价值确定机制,为人们提供了一种规避通胀风险的有效方法,从而能在最大限度上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这一券种的引进显然能够极大地丰富投资者的品种选择,特别是满足了那些迫切希望进行保值投资但又缺乏投资管理能力的长期投资者的需要,对于则可以大大降低融资风险、确保公债足额发售。另一方面,指数化还能够降低债务的利率风险。虽然指数化将债务置于通货膨胀的影响之下,但物价波动在影响的名义利息支出的同时也会影响到税收的名义值。由于外部冲击对税收和利息支出常常会产生同向影响,这样的实际利息负担即可以保持恒定不变。
    我们曾经提过,由于工业化国家具备完善的市场体制,风险最小化通常并不是其债务管理政策目标的重点。但这只是近年来的情况,80年代初,1986年的“大爆炸”改革(BigBang reform)(2)期间则远非如此。当时,西方各国所面临的经济状况是不仅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和统一化还处于初级阶段,而且经济仍笼罩在前一时期高通胀的阴影之下,债务余额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所有这些都增加了通过制造通货膨胀减轻债务负担的可能性,因此公债存在着巨大的发行风险。英国等国此时推出指数化,首要目的即是恢复信用、降低债务风险,确保年度销售任务的顺利完成(John Townend,1997)。
    2.指数化与债务成本最小化
    除风险管理的功能外,指数化还具有降低借款成本的诱人品质。20世纪90年代是全球通货膨胀迅速下降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普通名义(nominal bond)的实际利率不断高升,使得在80年代发行了大量高利率的不堪重负,这也是90年代众多工业化国家开始发行指数化的根本原因。如前所述,各国债务指数化大多事前(ex-ante)也得到了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支持,“一旦对未来通货膨胀的预期低于市场预期,降低成本的策略就要求实际(即指数化)的引入”(3)。
    不仅在利率下降时期,即使从一般意义上看指数化也有利于降低债务成本。从通货膨胀预期的角度看,普通名义的利率由实际利率、可预期通货膨胀补贴(expectedinflation premium)和未预期通货膨胀风险补贴(unexpected inflation risk premium)(4)三部分组成。可预期通货膨胀补贴即是公众根据通货膨胀的预期值所要求的利率补贴,它也可能包含在指数化的事后(ex-post)固定利息支付额中(5)。未预期通货膨胀风险补贴则指公众由于无法确定未来通货膨胀变动的部分所要求的利率补贴,由于指数化将票面利率与通货膨胀的实际走势相挂勾,因而它的发行成本中并不包含这部分利率。尽管我们目前还难以精确计算出未预期通货膨胀风险补贴,但根据英格兰银行对1982~1995年英国通货膨胀的预期走势和和实际走势所作的比较(如图1),可以发现这一风险补贴的确是存在的,因为在完全信息(即可预期)条件下,通货膨胀的市场预期值与实际走势应当是无偏的,而二者之间明显存在的系统性误差正是未预期通货膨胀作用的结果。总之,正是因为能够节约名义所必须支付的未预期通货膨胀风险补贴,指数化才具有了降低债务成本之效。
    为进一步验证指数化在降低债务成本中的作用,许多西方学者都进行了大量实证分析。Breedon(1995)在对英国十多年来的债务指数化实践进行回顾之后认为,指数化的平均利率要低于同类名义利率1.7个百分点;Kandel等人(1997)则认为,瑞典自1994年恢复发行指数化以来,每年债务利率都要节约数个百分点;Foresi等人(1997)在对意大利1983年发行的物价指数(7)分析后发现,指数化的推出使公债利息支出费用节约了12~20%等等。显而易见,这些结论与前述理论分析不谋而合。
    3.指数化与经济稳定
    在债务指数化的情况下,无法再通过制造未预期通货膨胀来“赖账”,因而制造通货膨胀的冲动会大大弱化,这显然有助于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与此同时,发行指数化还具有积极的宣示效应(signaling effect),它在市场信息条件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表现。在信息不完善的情况下,未来的政策偏好并不完全为公众所知,那么公众将会根据历史纪录判断制造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并以此调整自己的经济行为。联想到我们在第一章对公债价值时间一致性问题所作的分析,指数化公债的引入将会增强未来经济稳定政策的可信度(credibility),进而促使经济最优均衡的实现。在信息完善的情况下,尽管通货膨胀政策偏好的类型完全为公众所知,但与公众之间的时间不一致性问题仍然会存在,因为未来经济形势是变幻莫测的,即使自己也不能确定将来会采取怎样的经济政策(franceseo Drudi and Alessandro Prati,1997)。此时发行指数化会促使加强“自我约束”(tie its hands),表明了与中央银行同舟共济、一致反通胀的决心。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将指数化称为“沉睡的警察”(sleeping policeman)。

  • 中证全债指数的编制方式

    匿名用户21179评分

    1、选样
    1)种类: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上市的国债、金融债及企业债。的信用级别为投资级以上。币种为人民币。
    2)发行量:暂不考虑发行量限制。
    3)剩余期限:一年以上。
    4)附息方式:固定利率付息和一次还本付息。
    中证全债指数
    2、指数计算
    1)基日:基日为2002年12月31日,基点为100点。
    2)计算公式:以样本的发行量为权数,采用派许加权综合价格指数公式计算。公式为:
    报告期指数=[(报告期样本的总市值 + 报告期利息及再投资收益)/基期]×基期指数
    其中,总市值 = ∑(全价×发行量);全价=净价+应计利息。
    报告期利息及再投资收益表示将当月付息样本利息收入再投资于指数本身所得收益。
    3)取价规则
    选取交易价格为净价。
    交易所(是指仅在交易所交易的):首先取做市商最优报价(最优报价=(最高买价+最低卖价)/2,下同),若无,取日收盘价,再无,采用模型定价。
    银行间(是指仅在银行间交易的):首先取做市商最优报价,若无,取日内加权收盘价,再无,采用模型定价。
    跨市场(是指同时在两个及以上市场交易的同一品种):若存在银行间做市商报价,首先取最优银行间报价,若无,取其在交易所的收盘价(交易所如有做市商报价,则先取最优报价),再无,取其在银行间的日内加权收盘价,再无,考虑模型定价。
    3、指数修正
    1)修正公式
    当样本券的市值出现非交易因素的变动时,采用“除数修正法”修正原除数,以保证指数的连续性。修正公式为:
    修正前的市值/原除数 = 修正后的市值/新除数
    中证全债指数
    其中,修正后的市值 = 修正前的市值 + 新增(减)市值。
    由此公式得出新除数(即修正后的除数,又称新基期),并据此计算以后的指数。
    2)需要修正的几种情况
    发生指数样本券调整时,在调整实施前一个交易日修正指数。
    凡有样本发生发行量变动,在变动日前修正指数。
    月末最后一个交易日,将当月样本利息及再投资收益从指数中去除。
    4、指数调整
    新券计入:符合基本条件的自下个月第一个交易日起计入指数。
    不合格券剔除:每月最后一个交易日,将不合格(剩余期限不到一年或信用级别投资级以下)剔除。

  • 面值为1000元,年息为12%,偿还期限为20年,贴现率为15%,求每年付息一次与每年付息两次的...

    匿名用户11565评分

    ..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其实找个学会计的一算就出来拉..
    不过我不是.. 我就来踩踩... 嘿嘿..
    开心

  • 预期利率下降时应该怎么办?买零息还是附息?时间是5年期好还是10年期好?

    匿名用户1999评分

    好像付息方式与利率变化时的选择无关。
    零息是贴现付息,付息是在持有期分次付息。如果是固定利率的话,一旦发行,无论才去那种付息方式,都不会随市场利率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你的收益不会因利率变化而变化。
    但持有期就不同了。如果预期在整个持有期将下降,那买较长期的比较有利。但你问的是五年和十年的区别,这样的长期中,很难对利率的变化做出准确的预期。

  • 详解如何利用附息来复制零息

    匿名用户14703评分

    零息是到期一次偿还本金和利息的。附息是指票面上附有息票的,且按照票面载明的利率及支付方式支付利息,通常半年或一年支付一次利息。